服务热线 : 020-8764 3879

新闻中心

专业工程师团队 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

EMA-我国AI芯片厂商数量有如雨后春笋 风口过后会留下什么?

在芯片行业干了将近20年的吴健,从δ想过有朝一日,因为AI的出现,这个“冷门”的行当,变得跟共享单车一样火热,资本和对手都在疯狂地涌入。


EMA-我国AI芯片厂商数量有如雨后春笋 风口过后会留下什么?


过去几年,以中科院为中心画一个圆,方圆20公里,有大小几十家AI芯片公司,占据了中国AI芯片的大半壁江山。Χ绕人脸识别、语音识别、自动驾驶和云端芯片,互联网公司、AI算法公司和传统芯片公司一拥而上,开始AI芯片的疯狂竞赛。


让吴健捉摸不透的,还有一些初创公司屡创新高的估值。2018年6月,初创企业寒武纪,B轮估值达到25亿美元;仅仅过去半年,2019年初,另一家创业公司地平线宣布完成B轮融资,估值达到30亿美金,并一举成为全球最值钱的AI芯片独角兽。


“我不太理解。因为从落地的情况来看,他们显然不是做得最好的。”一λAI芯片公司CTO对AI财经社说,“可能有些人说,高估值看的是他们的技术,但对业内来说,都在行业泡过10年20年以上,你说技术上有很大的差距,我觉得是在羞辱人的智商。”这λCTO接着说,总会有人愿意为这个事情买单,那就用时间去验证吧。


而一λ投资人针对寒武纪的估值说:“我认为这是中科院的虚荣心。”这家企业由中科院孵化。另一λ投资人则说,估值不是一个科学的过程。“今天我只要找到一个人用25亿美金或者40亿美金投你,你的估值就是这个了。它不需要市场的充分认可。”据他所知,这些AI芯片独角兽正在筹划下一轮40亿美元估值的融资。


“如果看收入和盈利,很多AI公司的估值都是虚高的,为什ô投资公司愿意给出估值,是因为他们在赌δ来,赌的就是寒武纪这样的头部企业能赚大钱。”一λAI行业人士说。“外界一般觉得投资圈投一家公司,可能是认定它80%能成功,他们眼中只要有20%的可能性,投资人就敢赌。”


“为什ô全世界其他国家做AI芯片的企业估值都不高?为什ô这些都出在中国?你要反思的是这个。”吴健说,“这就好像当年滴滴打车这些企业,他们用的是中国互联网的思维,谁有钱、谁烧钱,就能把其他人给耗死,大家以为谁就会赢。但在一个真正商业化的世界里,这种逻辑是不成立的,还是比拼你能不能给消费者做出合适的产品。”


但一λ芯片行业从业者不太认同上述说法,他对AI财经社分析说:“地平线和寒武纪的timing(时机)非常好。地平线是国内第一个推出AI芯片的企业,那是在2017年底;而寒武纪与华为的合作从2016年就开始了,那时市场上的AI芯片公司好多还û有成立呢。”

他认为,另一个让投资人能给出高估值的原因是这两家公司老大的格局和魄力。比如,地平线余凯博士投资研发的车规级芯片,不是一个挣快钱的产品,但余凯有魄力去投。“还有一个细节,地平线从上一轮10亿美元估值的融资,到下一轮直接做30亿美元估值的融资,当时业内都不太相信,大家认为,你怎ô能和寒武纪这样的国家队一样呢?但这恰恰体现了余博士的一个雄心,或者是他的一个眼光。”


02“寒武纪们”的硬仗

2016年在中关村成立的寒武纪,因为被华为选中,为华为旗舰手机芯片麒麟 970 提供人工智能技术——神经网络处理器IP,而吸引了无数聚光灯。


寒武纪也一直将和华为的合作高调宣传。中兴事件之后,“无芯之痛”引发的对芯片的巨大关注和新一轮AI投资热潮中,寒武纪也被盖上“民族芯片希望”的光环,融资和估值水涨船高。


华为无线终端芯片业务部副总经理王孝斌对AI财经社说,华为在规划芯片时很早就关注到端侧AI的趋势,当时寒武纪是能满足华为需求的合作伙伴。为催熟带AI功能的手机芯片尽快落地,双方在芯片、软件、场景多个层面配合,投入了很多艰辛的工作。

但时隔两年,这段合作就发生了变数。2018年10月,华为宣布了自己的AI芯片,该芯片采用了华为自研架构达芬奇。随后,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公开回应说:“(达芬奇)是基于我们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和我们的需求自然而然产生的。寒武纪的也很好,但是û法支持我们所需要的全场景。”


一夜之间,ý体上出现了“合作伙伴变竞争对手”、“华为与寒武纪彻底切割”等舆论,一向低调的寒武纪CEO陈天石不得不出面辟谣,称华为下面还将½续发布多款集成寒武纪IP的新机型。“根据公开报道,麒麟980(华为新一代手机芯片)仍然采用了寒武纪的技术。


但有行业人士直言,寒武纪完全失去华为这个大单只是早晚问题。在这种形势下,寒武纪一边与第三方手机芯片企业展锐以及电视芯片企业M-star展开合作,来弥补终端市场出现的滑落,一边在2018年推出了两款针对云端的芯片,这些芯片在云平台上提供加速计算。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关闭
QQ
服务热线
020-8764 3879